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扒肘条 > 内容详情

浮生三感

时间:2020-10-20来源:守孰为大网 -[收藏本文]

  空间
  
  下班回到家里,看着再熟悉不过却极少留意的小院,走入存储着我的体味、烟腥味的房间,突然意识到,我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小院是空间,房中是空间,卧室是空间,包括一床一铺,都是相对独立的空间。在这里,我是自由宽松的,无论身体,还是精神。当然也不绝对,老婆的嘟囔,儿女的埋怨,还是少不了的,或多或少还得听进一些去,否则家里不和谐。
  
  我每天在这里栖息,生活得简单而快乐,有道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家里,没有勾心斗角的烦恼,用不着如履薄冰地防范什么人。偶有冲突,话语不过脑子便直通通撂过去。自家的人,用不着讲究措辞,更用不着假眉三道地客套。即使把人说恼了,扭扭脸,屁事没有。
  
  紧紧张张的早饭后,照常如旧上班去。走出家门,骑着车,行出小巷,穿过大街,进入机关的大楼。我又意识到,我来的路上,是我行走过、占据过的空间;大楼是一个整体的空间,各小单位的人走入一层层楼的一个个办公室的空间里,借助墙壁的隔离遮挡,各干其事,互不相扰。
  
  我们的生活是静态的,也是动态的。静态是坐在家里,单位办公室的空间里。动态是乘坐着小车、公交车、火车或者飞机,从此地的空间走向彼地的空间,也是坐在一个小的空间里在大的空间里移动。中途的穿越,则是一段段空间的递进。出发地的空间也好,目的地的空间也好,车中的空间、中途的空间也好,都包容在天地间的大空间里:地的空间是地球,天的空间据说很大,无边无际,人们把它叫做宇宙。
  
  其实,我们从未出生前,就在母亲腹腔中占据了一个空间。呱呱坠地后,又生活在一个个相对独立的空间里,包括襁褓、摇篮、母亲和一切亲人的怀抱。当然,这样的空间套在房子、院子这样的大空间里。蹒跚学步后,我们走向外部空间,再大,走向了学校、社会的大空间。
  
  社会的空间很复杂,有善良,有美好,也有奸诈与欺骗。须得学会戴上面具,去面对一张张戴着面具的脸。还须学会躲开用鲜花、谎言掩饰着的陷阱,防止被流言、攻讦击伤……
  
  家里的空间,是烟火,走出门去的空间,是哪家医院治羊角风江湖。家里家外的空间,都是红尘。  
  烟火的空间,总体的基调是信任与温馨,是我们生活、栖息的幸福港湾,但也需要小心地呵护。  
  江湖的空间,虽然鱼龙混杂,拥挤碰撞,但必须全身心融入进去,否则就失去了生存的基本资格。  
  红尘的空间,有准入的一天就有被除名的一天,到时候除了几张遗照,无论是谁,将什么痕迹也不会留下。 
  好在我们活着时,最少占据着与我们身体等量的空间。即使在人生谢幕以后,还会占据一个空间,大者如棺材,小者如骨灰盒。
  
  听说在我们所处的三维空间之外,还有四、五、六维空间存在。对这样的空间形式,我们理解不了,更无法介入。或许一下介入了,但是,不是在梦里,就是在神话世界里。
  
  不过,作为现代人的我们还真的拥有了以前不熟悉的另外一种空间,这就是网络的虚拟世界、虚拟空间。面对一方小小的屏幕,我们把生命安放在这里,把热情注入到这里,虽是虚拟的,精神层面的生命活动却如此的充实与饱满。
  
  就让我们在熟悉的生活空间和虚拟空间里好好生活,让高质量的生命满塞占据过的空间,不白占地儿,浪费空间。也好在死后赢得一个不占空间的口碑:那人还不错!
  
  时间
  
  赶写一篇文字,活儿紧,整个人埋在里边,不知不觉已近中午,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同单位一伙计手头无活,看了一会报纸又累了,可忌惮于领导与纪律约束又不敢走开,几次转悠进我的办公室,脸上无精打采,嘴里嘟嘟囔囔:今儿上午的时间,过得好慢!
  
  同样的一上午时间,我觉得很短,他觉得很长;我觉得过得好快,他觉得过得好慢。一个时间段,竟然出来了两个时间感受,两个时间概念。
  
  一直以来,以为具有一维性特质的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平均分配的,绝对公平公道。可事实证明,时间对每个人的感觉并不一样。即使我们自己,对同样长的时间单位,情况不一,情绪不一,感觉也不一样。于是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时间具有弹性,可以像拉橡皮筋、拉面条一样拉长,也可以像挤压弹簧一中药治癫痫的好处有哪些样压短,甚至压没了,比如醉酒后的时间,似乎根本就没存在过。这些感觉尽管是主观认识层面的,不属于客观上的事实,但是一个时间段的长短,是由人的主观来感知、认识的,这也是事实。人没有感觉到的时间,等于没有这个时间段。
  
  于是时间就有了两个属性,一个是客观存在的属性,一个是主观认知的属性。在客观上,时间对于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在主观上,我们对它的感觉、认知以及使用值却大不一样。一般来说,处在苦难中的时间感觉长,处在幸福、欢乐中的时间感觉短;在盼望中等待的时间感觉长,享受等待结果的时间感觉短;无所事事时的时间感觉长,非常投入做事时的时间感觉短;失眠者的时间感觉长,睡眠良好者的时间感觉短……
  
  其实,古人早就发现了时间的这一奥秘,说“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
  
  其实,我们在儿时就认识了时间的这一奥秘:过年前盼年的时间觉得太慢、太长了,而过年那天还没好好受用哧溜一声便滑了过去了,感觉太短、太快了。
  
  可我们并没有把握、利用好时间的这一特性,常常把自己扔入痛苦之中,倍受煎熬,这就是选择了无所事事,在百无聊赖中苦熬时间,折磨精神。世上有好多事是我们无法掌控的,比如自己或者亲人病痛,苦苦等待某一件事情的结果等,我们必须去经受时间的煎熬。但是有好多事是我们可以自己掌控的,我想是不是可以找些感兴趣的事情去做,乐在其中,物我两忘,在充满乐趣的不知不觉中度过一个个的时间段。
  
  随着当前物质生活的提高,一些聪明的人积极倡导享受生活,享受生命,到酒场、茶馆、咖啡屋、舞厅等娱乐场所消磨时间,营造情调。这肯定没有什么不对,是懂生活,会生活,活得有情调,有品味。但是,如果无所节制,玩得过头了,甚至把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都投到麻将场、电脑游戏之类的无聊活动中,藉此打发光阴,那对时间和生命也太奢侈、太浪费了。
  
  窃以为,对时间既要享受,更要利用,这好像没有什么错,因为时间总和的生命,毕竟还有一个质量和价值问题。
  
  于是又想起《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名句:“人最宝贵的是儿童癫痫北京哪所医院好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
  
  这话过时了吗,我看未必!
  
  灵与肉
  
  春回时,连续几日咳嗽,痰中偶见血丝,精神恐慌之下,赶紧跑到医院检查。拍片的结果,排除了癌变之类的可能。医生板着职业化了的脸冷冷问道,抽烟吗?我说抽,职业的缘故,抽得还很厉害,一天基本两盒。医生镜片后面的眼神手术刀一样阴鹫,严厉:慢性自杀!自己不珍惜自己,到肺癌找上你的时候,哭都来不及!我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想想也是,我们的身体是船,是车,是运载工具,载着我们的意识与灵魂,在这个世界行走。尽管我们小心招呼着,想尽一切办法磨合、保养、修理,可是载体还是会逐渐老化,会破烂不堪,会再也行进不了,支撑不住。或者遭遇车祸等意外事故,将载体碰撞坏了,我们的意识、灵魂就会居无定所,又不能租赁、借住别人的载体,于是就走向了生命的尽头,彻底玩不转。
  
  疼怜、爱惜身体与生命,是我们的一种本能,平时里哪怕轻微的磕碰、针扎一下都舍不得,哪怕感冒这样的微恙也不愿意招惹上身,对死亡更是谈虎色变。可是在许多时候,我们却又有意无意地对身体进行伤害,甚至对它进行折磨、戕害。抽烟、酗酒、无节制工作或玩耍、无端自寻烦恼等是最常见的,并往往是明知故犯,错误地估计身体的耐力,一而再再而三地透支体力、精力与健康。身体需要不断的营养补给,需要锻炼,许多疾病也须及时发现、治疗使之得到修复。可由于我们的懒惰和满不在乎,宁愿不规律的生活,宁愿给身体的保健保养打欠条,从宁愿拖着亚健康的身体去从事自己认为重要的工作和事业。
  
  在佛家、道家乃至儒家的认识世界里,灵与肉是可以割离开来的,说修炼者的高层次,可以使“灵”脱离“肉”而存在和活动。于是反复强调参禅悟道,身心双休。灵与肉,是一个恒古至今都无法说清的话题,即使现代科学也无法做有关灵魂的最有说服力的解释。在我们正常的认识中,肉体与意识或曰灵魂,一虚一实,组合成我们的生命。意识、灵魂借助肉体而存在,同时又是肉南昌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体的主宰和主人。肉体之于我们是物理的自己,而灵魂或意识是精神的自己,两者相依互存,不可偏费。工作、事业的紧张劳碌,不适的可能是身体;来自社会的压力、烦恼,不适的就是灵魂。身体不适,可以通过吃药、锻炼等调节硬性指标;而灵魂不适,只能用精神的力量为自己加油打气,靠乐观的情绪、坚定毅力和韧性去进行纠正、修复。然而,好多人对身心健康的概念不清楚,以为健康光是身体的事,不注意性格修养,不进行人生境界的提高,怀一颗小人式的曲曲之心,怀疑、猜忌、嫉妒、仇恨,或者心量不宽,每天生活在忧愁苦闷之中,连累了身体,甚至搞垮了健康。还有少数的人,因意志消沉或精神堕落,不惜有意伤害、践踏自己的肉体,甚至彻底自我毁灭。前者如纵欲、吸毒、自残,后者是轻生自杀,自己匆匆忙忙赶往阎罗殿去报到。因此,培养起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使我们具有高雅的情趣,乐观的心态,豁达的胸怀、博大的气度,良好的操守,能抵抗了各种不良诱惑的意志力,也是我们珍爱身体和生命的必修课。
  
  我们的古人对生命载体的身体便非常重视、非常爱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将此写入《孝经》,纳入了孝文化之范畴。孝敬父母,在现代社会道德规范上依然是硬杠杠。谁要敢说现代人不需要孝敬父母,保不齐会被人踹死,最少也会被当做过街老鼠。想想看,在我们尚在襁褓时,小脸花儿一样可爱,皮肤嫩得似吹弹可破,父母及亲人捧在手里怕摔了,顶在头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在我们不能自我料理前,父母与亲人代我们养育身体,安抚灵魂。直到我们有了自理能力,才把身体交给我们自己料理。我们有什么资格不珍视,不爱惜,反而去折磨它,戕害它,甚至如弃敝屣,在高楼上、大海边把它给抛下去,或者借助刀片、绳索、毒药等,彻底破坏它的运转功能。父母如果在世,或者地下有知,会不难受死吗?岂不是大不孝吗?
  
  至少,身体作为承载我们生命的车船,能不能不“醉驾”、“疲驾”,能不能不搁置停驶使之生锈?精神和意识,作为我们车船的驾驶员,能不能多一点高趣味,高品味,驾驶好我们生命的车船,不使之提前“报废”?
  
  能与不能,在于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