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扒肘条 > 内容详情

是谁揉碎了情怀(19-20)

时间:2020-10-20来源:守孰为大网 -[收藏本文]

  19.窥视尊容
  
  秦少款款下车,信步走来。
  陆叔和芳姨已站在家门外,恭迎秦家少爷的到来,双双见到秦少,即刻笑脸相接。
  “陆叔、芳姨好!”秦晓竹显得很谦恭。
  “快!进屋坐!进屋坐!”芳姨招呼着未来的女婿,显得万般的亲切。
  “我说晓竹啊,怎么爹地就没陪你来呀?”芳姨热情地递过一杯茶水,也落座于秦少的旁边。
  “爸说,叫我过来看看就行事!”秦少噗噗喝了一口茶水,漱了漱口,男式磁音。
  陆叔坐在秦少的对面,陪着笑脸,显得很礼数。
  “嗯,晓竹啊,你刚才说行事,难道你家已定下喜日啦?”芳姨心里在猜疑,却试探性的暗自高兴。
  “哦,芳姨,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少搔了搔柔发,迟疑了片刻,脸上突带讥笑。
  芳姨低了下头,无语。
  秦少站起身,风衣不停地飘摆着,一双带淫的眼珠,四下里张望。
  “唉,我看这房子太笮了,太陈了,住着该不会舒服吧?”
  “还有,这装修,也太土,早就跟不上潮流��!”
  ……
  秦少的心里在埋怨陆叔和芳姨只吹不办正事,于是故意找话油头。
  其实,陆家的房子是在一年前买的,少说也有百七八十个平方,装修也塞进了40来万,要和周边人的房相比,那算顶级豪华的了。可在秦家富豪子弟的眼里,却是如此这般。
  陆叔和芳姨细听着,也没上气,只是抿了一下嘴巴。
  芳姨看出了秦少想急见女儿的心思,故意拖着调调胃口,不让秦少立马相见,她盘算着,心里自然有了一杆称。
  “陆叔,你家贝贝哪去啦?”秦少有些按捺不住了。
  陆叔欲语,却被芳姨支开。<牙关紧咬,双手紧握,这是怎么回事?br>   “芳姨,遥去哪了?何不叫出来相见呀?”秦少显得迫切,继续追问不舍。
  “哦,你等等,她上街去了!”芳姨转动着眼珠,十分亲和的微笑。
  “嗨,我看这样吧,这里有张20万的支票,来,给!就算小小的见面礼吧!”
  芳姨喜出望外,盘算的心里秤不离砣,欲伸手去接,秦少却又自然的收了回来,即刻说道:“不过,在拿它之前,你还是赶紧给遥打个电话吧,今天不是相亲吗!”
  芳姨此时却显尴尬,但仍然嬉笑迎合:“好的!好的!你等等,我去里间打!等着啊!”
  “她爹,你随我进来!”淑芳急忙吆喝丈夫进到里屋,“去,去把女儿的房门打开,我进去给她说说,可你得在门外侯着,明白不?”
  丈夫点着头:“去吧,去吧,就看你的了!”
  秦少独自留在客厅里悠闲喝茶。
  陆瑶遥的闺房被悄悄打开,淑芳赶快溜了进去。丈夫又将房门反锁。
  身陷笼中的陆瑶遥,盘坐在床上,忧郁的眼神,手里摆弄着手机,有些消瘦的面容,显得好可怜。
  看见母亲突然闯进屋来,似乎看见了希望,她猜想着母亲,也许原谅了她,也许理解了她,定会放她出去,见见阳光。
  可是,她错了!
  “唉!孩子啊,你就体谅体谅父母的苦心吧,放弃吧,放弃那个远在东北的涛,在爱情路上重新来过!”
  原本以为希望来了,可一听弦外之音,母亲分明就是一个说客,明明是在劝自己投降,陆瑶遥的心里承受起一股破灭了希望的冷水,她的心,好凉!好冷!
  “重来过?只有现在!没有重来!”陆瑶遥气火攻心,放开了嗓门。
  “我说你啊,就是不听话!思想在作怪!你听妈的,妈细细给你说来:一上午,我和你爸为你忙乎,终给你寻得一门好亲,那人叫秦晓竹,24岁,人呢标北京最专业的治疗癫痫病在哪标志志的,配你是绰绰有余的,他呀,是你爸那个老战友家的少爷,你可别小瞧,秦家可是这城里响亮的富豪哦,开起好几家大型超市连锁店,可肥的流油了,什么票子呀、豪宅呀、名车呀……哪样没有!真把我都给羡慕死啦!如果你嫁过去,那可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哦!子子孙孙荣华富贵,尽享天伦,多……”
  “别说了!别说了!我是不会嫁给他的!不会嫁给他的!”陆瑶遥越听越发火,她不顾一切的嘶吼着,脸色仿佛在发青。
  母亲好像还想说什么,陆瑶遥忍不住再次嘶叫着:“出去!出去!出去!我不听!我不听!……”
  嘶哑的高音,震动了起来,四处飘荡着,传得很远……
  母亲轻轻拍了拍房门,守在外面的父亲即刻打开,她神情慌张的退了出来,父亲又赶忙将房门锁上。
  这时,悠闲在沙发上的秦少大步走了进来,急问:“什么事?什么事?”
  芳姨却吱吱唔唔:“她,她,她在里面,她在发,发,发火!”
  秦少赶忙用耳伏在门上,听了一阵子,然后左顾右盼,寻得一道门缝,不由自主地看进去,大喜:
  “呀呀呀!果不出所料,绝美!绝美!哈哈哈……美哉!妙哉!”
  他双手合十:
  “美人啊!美人!我梦中的美人,你终于现身了!”
  ……
  “哐”地一声巨响,玻璃杯扎在了房门上,“呲呲呲”四处散落……
  
  20.一见钟情
  
  “无赖!滚开!”随着玻璃杯砸烂的声响平息,陆瑶遥惊天震地的嘶骂道。
  站在门边的父母,还有正在门缝边窥视她尊容的秦少,三人大吃一惊,大步走到了客厅。
  落座后,芳姨的脸色有些发白,喘着粗气骂道:“烈女!不可教也!”
  秦少此儿童怎么治疗癫痫病好时却笑了起来,心想:“这种俊俏的烈女,我可喜欢着啦!”
  陆叔用直勾勾的眼睛看了一眼秦少,又看了一眼生气中的夫人,却默然无语。
  此刻,芳姨也在想:“刚才女儿在秦少面前这般粗狂的表现,会不会给秦少带来不好的印象,令他不顾一切,拂袖而去呢?”
  不过,她一眼看穿了秦少那开心入神的样子,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正在魂不守魄,想入非非。
  那颗担心悬乎的心,突地从芳姨的心底走向了平静,她脸色恢复到常态,沾满一派笑容。
  “晓竹啊,你可别见怪哟,我那宝贝女儿呀,她可从未接触过陌生男人,一讲到什么谈情说爱,嫁娶之事,她就要赌气,发脾气!唉,有点赶鸭子上轿,万事开头难哦!”
  秦少一听,心里更加的兴奋,他认定:笼中的她,定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可秦少却来了个稳得起,一句话也不说。
  陆叔站在一旁,像热锅上的蚂蚁,终忍不住了,突然冒出一句:“我说晓竹啊,人你也看见了!怎么样啊?总得表个态吧!”
  秦少微微一笑,显得不慌不忙,慢慢吐出一道烟雾,用手在空中不停的煽动着,接着便咳嗽了一声,后来是沉默。
  屋子里幽静得吓人,芳姨的心一下子又纠结了起来,她不知道这个嫩娃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过了许久,秦少终于张开了嘴唇:
  “哈哈,二位父母老大人,我打是从心眼里喜欢她呀,莫急!莫急!看上啦!看上啦!”
  陆叔心想:原来这个秦少竟然喜欢这样倔强的女子啊。谁知道在秦少的眼里,烈女才合他的口味啦。
  陆叔和芳姨对秦少突如其来的改变称呼,虽然第一次听起来感到有些别扭,但心里却在大喜:庆幸女儿的事,总算搞定了!
  夫妻俩对视了一下,却是那么的满面春风。
  “好吧,宝宝癫痫病多久犯一次这张20万的支票,就当姘礼吧!三天后,我会亲自来接人的!”
  芳姨贪婪地接过支票,细细的看了又看,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赶紧为身边这个大方得体的上门女婿送水,倒茶。
  “竹儿啊,我们可吃下定心丸了,从此我们就是亲亲的一家人��!”
  芳姨不停地打着哈哈。
  “嗯,是啊!是啊!不过,岳父岳母,你们可得早日做通遥的工作哦,我要她自愿跟我回秦家!”
  “好的,女婿啊,你就放心吧,我们会叫你满意的。”
  秦少笑了笑,十分满意地站了起来,华贵的风衣在他那高大匀称的身上,一次次飘动着出潇洒,他抹了抹袖口,看了看手上的劳力士:“哟!时间不早了,我得打道回府了!”
  岳父岳母几乎同时站起身,前往相送上门的女婿返程。他们乐乐地向他挥着手。
  几声车鸣,车的影儿快速消失在他们那聚神�t望的视线里……
  回到屋来,夫妻俩盯着茶几上那张20万元的支票,仿佛看见了一个财神爷,满心的欢喜。
  可不一会儿,他们的脸上却折射出了愁云。
  老陆苦着脸:“姘金到还厚,可瑶遥那里咋办呀?”
  叔芳说:“继续做工作呗,软化她的心!”
  “唉!依她那性子,我看难哦!”
  老陆点燃一支烟,吧嗒着,摇了摇头。
  “我看,只有先软后硬,非得叫她降服不可!”
  淑芳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腰身,又坐回了原处。
  “木偶,过来!快给老娘揉揉身子,简直把我给累垮了!”
  老陆十分听话地处灭烟头,双手搭在了夫人的肩上……
  突然,陆瑶遥的闺房里,手机大作,他们蹑手蹑脚来到了女儿的房门边,拉长了两双间谍般的耳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