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扒肘条 > 内容详情

为你的笑容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守孰为大网 -[收藏本文]

  如果人世间的相识,是上帝的安排,那分离也是上帝的安排吗?为的是什么呢,如果两个人注定要分离,那相识是为了彼此共勉,彼此成才,彼此扶持吗?可是,这一切经历之后,你为何将爱偷偷的放进一个人的心中,使他愿意付出那么多,最后卑微了自己。

  五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期间,那是一个平安夜的晚上,他刚大三,她大四。在平安夜的晚会上,她是他朋友的朋友,或许人太多,他朋友并没有互相介绍他们。彼此仅仅是相互微笑点了一下头。但是,这次见面,开始了他们的或者说只是他的感情之路。在外漂泊求学的他,除了在自己朋友的圈子里,很少和外面的其他人有交际,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中求学是不是来错了,让自己那么的寂寞。可是,今天竟然感受到这个女孩,所展现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似乎一瞬间,就将他所有的烦恼化开了。本来就内向的他,只是回复了一个笑容给她,但从此,就像天注定一样,这个女孩,深深的刻在他的心里。是因为什么喜欢上这个女孩,也许他也不知道。相貌平平,各个表面看到的,都是平常人的样子,没有任何的一点优越条件,难道真的就是因为这个人的笑容吗?他不知道,或许喜欢 这种感觉,从来就不需要什么理由。

  大学的空闲时间比较多,大家经常在周末或是平时相约去玩,他们几乎是每个周末都会去外面的景点,或是大家一起去广场玩,溜冰,讨论课题之类的。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要么是聊不到一起,要么是有聊不完的话题,他跟他的那些朋友们,就是属于后面的那一类。每次出去玩,都是被动的被朋友拉出来的,不然他的周末只有宿舍和图书馆了。第二次见到她,是他的朋友向一个女孩表白的那天,大家相约傍晚去放孔明灯。好弄个点浪漫的气氛出来,大家一起为他打气,免得尴尬。她见到他的时候,又是一个简单的微笑,他们两个也是才第二次见面,但似乎大家是认识了很久一样,有一点默契,虽然只是微微一笑,好像已经把内心全世界都展现出来给对方一样。她主动走上来说:“平安夜的那天,我见过你,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他两手插在口袋里,用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说:“你叫我阿飞吧,我朋友们都这么叫我的。”可能是因为刚认识不久,本来她是想问问他的全名的,但也不好问了,既然他这么说了,也就不问了,于是说到:“你叫我小悠吧,我朋友也都是这么叫我的。”她像是赌气的样子,语气带点怒气。他笑了笑,转身去看他朋友在孔明灯上写字,天色已经全部暗下来了,路灯的光已经很明显了。他朋友觉得他很有文采,想叫他写点藏头诗在灯上,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要写什么,建议简单点,就直接写:我爱你。这三个字,不需要署名,他说是为了万一灯出事故,被别人知河北癫痫病治疗医院道是谁放的,这就有点卑鄙 了,可是,这地方是当地人经常在这里放灯的,天气也没有风,引发事故的可能性太小了,也许他是另有他的意思。他的朋友们有的在吃零食,有的在闲聊,她跟别人总是聊的来,他在另一边,路灯映在水面上,让他觉得有点凄凉。这时候,周边的人开始热闹起来了,市民吃完饭,估计都是出来散步的,老人啊,一家子人啊,两两三三的朋友啊,一群一群的。他问他朋友,为什么他的那个女孩还没有来,他朋友显的有点无奈,说是打过电话给那个女孩,她不想来。想想也是,虽然平时大家关系都比较好,但是,估计人家还没有心里准备,突然遇到这样的事,一个女孩子,难免有点扭扭捏捏。他朋友叫了大家一起,开始放灯了,她站在他的身边,他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就站在傍边看他的朋友们手忙脚乱的把灯点着了,三个灯飞上去了,他的朋友拍了几张照片,其他人在欢呼。她也欢喜的笑了,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大四的学生,给他的感觉是比他还不稳重。

  那天晚上,大家都在为他朋友感到惋惜,不过,好像也都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继续打打闹闹,就当是来玩的,而不是来帮别人表白的,在大家要散的时候,她拿出手机,问他可不可以留下他的电话。他把他的电话告诉她,她记下之后,摇了摇手机说:“要常联系哦。”阿飞就笑了笑,大家就回学校了,她是大四,不住学校了,她家就在这城市里,自己一个人回去了。隔天早上,阿飞接到她的电话,她希望阿飞能帮忙去学校宿舍帮她搬行李,其实是她同学送给她的一些东西,大家出去实习,就把一些东西送给她了。阿飞觉得跟她的关系不是那么深,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他会答应,不过他确实答应了。他们见面的时候,她还是先给他一个笑容,也感谢他能帮自己。说是刚开始不是叫他的,是叫他的朋友的,但是,他朋友没时间,就跟她说叫阿飞去。她的同学都出去实习了,本来男同学在他们班就很少,现在没有一个在学校的,只有叫学弟帮忙了。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只是来帮忙,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过来的,也没有必要说什么。帮她把东西都搬到的士上,她叫他一起坐车去她家,帮她把东西卸下来。他们都坐在车子的后面,阿飞第一次觉得傍边的人离他很近,是心灵上的距离,好像他有义务为她做事一般。路上尽是闲聊,很快就到她住的小区,他才知道,她家是那么有钱,这里是市区的黄金地段,小区尽是高档装修的。他帮她把东西放在小区门口,她自己一点一点的搬上去,因为他不想去她家。她好像也没有打算请他去她家一样,最后她送了他一瓶饮料。说了声谢谢。阿飞笑了一下,说:“我真实廉价的苦力,忙了一早上,赚到了一瓶饮料。”她笑了,说下次请你吃饭。于是,阿飞回去了。这个周末,阿飞的朋友,叫上阿飞去外面帮忙,他们系要求做一个短片,是关于离别的视频。于是,阿飞提议去铁轨交错的那个地方去,作开封市羊癫疯医院专家在线为背景,应该是不错的。他们坐两个小时左右的车到了那里,开始了视频制作。忙了一天,总算拍了一大堆东西,回来只要加点人物动作,后期修剪就可以了。

  小悠不知道哪里知道消息,因为他们没有叫她一起去,所以,打电话给阿飞,说为什么不叫上她。阿飞说,怕你不会去,就没叫。小悠生气的说:“你都没有叫我,你怎么知道我不去呢,你叫了我就会去的。”阿飞沉默了,觉得小悠有点小家子气,或者是有钱人家大小姐的脾气。平时去玩,都是阿飞的朋友联系他们的,他实在想不出为什么是要他联系她。她是大四学生,可是很喜欢和他们几个一起玩,好像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大四的一样,什么事都不急不慢的。不去忙着找工作,不去忙着写论文,有钱人家的孩子还真是好啊,那时阿飞是这么想的,这女孩被惯坏了吧。小悠说道:“我明天想去湖边,来陪我,我就不生气。”也许他对谁都一样吧,斯文的书生,不想让人说自己的不是,就答应了。其实阿飞心里挺高兴的,虽然说小悠耍小脾气,但是,阿飞并不生气。那天,阿飞见到小悠的时候,心里突然觉得紧张起来,一身白裙,扎着马尾,见到阿飞的时候,小悠低微笑着头迎了上去。阿飞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突然很想把小悠搂进怀里。可是他没有,也不敢,互相打了招呼之后,阿飞问小悠想去哪里,小悠说只是想出来走走。阿飞说,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陪你的。小悠对着湖面伸开双臂,深深呼了口气,这是环湖木道,架设在湖的一周。小悠说,我要环湖走一圈。阿飞就跟在她的后面,没有并排走,这路都是在树荫下,天气并不是太热。小悠算是选了个好天气。路上说的多是阿飞和他朋友们之间的可笑之事,小悠也不时的会笑出声了,会情不自禁的用手遮一下她的嘴,然后继续笑着。一个早上他觉得跟她没有什么隔阂,原来这个女孩这么好亲近。小悠的鞋带不知道怎么就解开了,阿飞在后面看到,就提醒了一下她。小悠回调笑了一下:“你帮我系上吧。”阿飞突然想起,在高中的时候,高中有个朋友为他系过鞋带,还教他打蝴蝶结。小悠靠在栏杆上,阿飞蹲下去给她系了个蝴蝶结。等他起来的时候,小悠笑着说谢谢。阿飞也笑了笑,说这个系法是我一个同学教的,两边的鞋带明显系的不一样。于是小悠说:“帮我把另一边也系成你这样的吧,不然太难看了。”阿飞又给她系上,这次她没有说谢谢,而是笑着继续慢慢走。中午阿飞请小悠吃饭,他们吃的是快餐,很平常的那种,阿飞发现,自己的饭量比小悠还少,这还被小悠说了。送小悠到小区门口,阿飞就跟她说再见,阿飞走了几步,回头看小悠,小悠一直朝着她家的方向走去了。阿飞莫名奇妙的觉得自己今天过的很开心,很幸福的感觉,也许也就是那天,阿飞喜欢上了小悠,那典型的江南女孩,能吸引人也是正常的。 (好文章摘抄 )

  此后武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小悠和阿飞就经常在一起,有时候小悠回来学校找阿飞一起吃饭,她不想一个人吃饭,有时候不想在家吃。小悠有时候要听讲座,也会拉上阿飞一起去。阿飞没事,也会给小悠打打电话,闲聊着。小悠出去逛街的时候,会叫上阿飞一起去,她会打电话给他,就为了告诉他,中午她吃的是什么菜。有时候也会告诉他,自己看的是什么书,感想是怎么样的,生活的小事,会拿来跟阿飞聊。阿飞也很开心,原本话不多的阿飞,开始每天和小悠聊天。阿飞开始明白,他是喜欢上小悠了,这一点确信无疑。这日子也是一直维持着,他觉得自己就是在谈恋爱。

  虽然,他从来没有对小悠说过,自己喜欢小悠,小悠也从来没说自己喜欢阿飞。可是他们两,就是经常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去看风景,一起去散步。阿飞对小悠就像是对公主一样,只要是小悠的要求,阿飞都会欣然答应。下雨的时候,他们共用一把伞,却从未牵手;散步小悠走累了,阿飞会背着她,但他们从未相拥。

  那时,大概是8月份的时候,阿飞的朋友生日,请了大家一起来过生日,小悠也来了,阿飞和小悠坐在一起,他们几个开始开始吃饭,闲聊。突然有个人说道:“阿飞,你是不是和小悠谈恋爱啊?”几乎所有人都沉默了,全部看向他们这边,小悠低头笑着,玩弄她的手机,阿飞也沉默着。小悠说:“哪里啊,不要乱说好不。”阿飞笑着说,你们几个不要乱说了,可是他们几个有意撮合阿飞和小悠。于是,大家都说不要抵赖,明明就是的。阿飞和小悠都不说话,两个人都笑着。晚饭过后,他们去唱歌,但是小悠不想去,因为天色晚了,小悠不想让她妈妈担心。阿飞也走不开,他那些朋友都喝多了,根本就不让他离开,想送她回去也不行了,小悠说想自己一个人回去。阿飞就跟朋友们去唱K去了,大家在唱K的时候,又喝 了一点。小悠到家的时候,给阿飞电话,叫他不要担心,阿飞叫她早点休息,就挂了电话。晚上大家都回去的时候,阿飞送他朋友回去,就一个人回宿舍去了。晚上,阿飞的QQ来了信息,是小悠的,说:“今天的事不要放在心上,以后不想让他们误会了,所以可能还是少见面的好。”阿飞眼里闪着泪花,这条消息,对他来说,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才好,他到底在她眼里算什么?于是,阿飞给小悠打了电话。

  阿飞:小悠,你怎么还没睡啊,这么晚了?

  小悠:今天有点失眠,这么晚你也没睡,今天晚的很晚吗?

  阿飞:嗯,我刚回来,我有点事想跟你说。

  小悠:什么事吗?明天说可以吗?

北京哪个癫痫医院最好

  阿飞:很快就说完的,就一下子。是今天吃饭时候的事,我想说,你不要为他们的话太在意,免得你困扰。

  小悠:哦,也免得你困扰是吗?

  阿飞:小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就算是这样,就算是你不喜欢我,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小悠:阿飞,你是个好人,我们都是朋友,好吗?

  阿飞:所以,你不要因为我而困扰,而不知道在朋友里面不知道怎么是好。

  小悠:嗯,谢谢你,阿飞,谢谢你今天跟我说这些。那你早点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吧。

  阿飞:好,你也早点休息吧。拜

  说完,阿飞早就泪水流过眼角,整个人脑子里一片空白,心好像被刀割了一样,隐隐作痛,他用手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趴在床上哭了一阵。幸好今天宿舍里没有其他人,不然就让别人笑话了。这时,手机来了条短信,是小悠的。“阿飞,你是个好人,可惜你不是我的菜,一个只能承受五十斤的人,是不能扛起一百斤的。而且,我也不想异地恋,所以我们不合适。”阿飞知道,凭他的能力,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给小悠保证能有好的生活,因为他家不是有钱的人家,他现在确实没有这个能力去承担这个。可是,他确实是喜欢上了小悠,这一点,就算是脑子在理性,也改变不了心里的感觉,他明白,就算他愿意为她留在这个城市里,愿意为她努力的去工作,但是也不一定能给他带来好的生活保证。这点使他感到很自卑。次日,小悠来找阿飞的朋友,他们一起讨论一些课题,阿飞也去了。小悠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样子是很高兴的,讨论的时候,她的观点也是很清晰,阿飞更觉得小悠今天很吸引人。阿飞提前走了,故意找了个借口,跟小悠没有任何的对话,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小悠也没有主动找他聊天,他走的时候,小悠明显是想叫住阿飞,估计是她有什么话说的吧,阿飞看到了,却装作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小悠的时候,不仅没有想以前那样开心,反而有点心痛的感觉,他看到小悠和别的人聊的那么好,竟然有一种吃醋的滋味。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只有离开,不想看见小悠,不想听见小悠的消息,真心喜欢的人,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做朋友。从朋友成为喜欢的人是可以,但是从喜欢的人变回朋友。这就不太可能 了。小悠给阿飞电话的时候,问他为什么提前走,阿飞只是说有事。就不再有什么联系了,他们没有像之前那么多的联系,阿飞不再主动联系小悠。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