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非人间 >> 正文 >

清徐县:开展食药安全生产隐患大排查_

驾照梦之拖拉机散文

  听说你要买车?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母亲焦灼的声音。

  怎么会呢?你这是听谁说的?我连驾照都未曾考上,哪敢开车,又怎么敢……再说又哪来的钱买车?我一字一句回复着母亲。

  其实接到电话时,我正在单位上班,准备好了请工休假,去照顾欲手术的妻子,可说实在的也是计划好了这个三月份要去学驾照的。

  偏事有不凑巧,在妻调整休息的第三个月她病了,疼痛难忍的她在我与女儿的陪同下去了市医院急症科,挂号,找医生,开化验单,做检查,在十几项检查结束,妻已被疼痛折磨的四肢无力,面无血色,而医生却没有一丝一毫焦急,住院吧!急性胆囊炎,医生不紧不慢地说到。

  正式接到通知住院已是第二日的中午,也是母亲打来电话的时刻。

  医生已正式通知我下午住院了!妻凄楚地说到。

  那就住吧!看好了病,你就可以安心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我一脸轻松的说到。

  你可是连个拖拉机都开不好的,怎么能开汽车?母亲的声音近乎哭泣。

  母亲说这话是有原因的,小时候家中有一手扶拖拉机,常柴小孩颠娴病有什么症状牌的发动机,绿色的车身,总被父亲擦拭的红绿有致,让村人羡慕不已,这辆拖拉机在家中不养那头老花牛时就成了家中的一把好手,堆肥、拉麦,抢收稻谷俨然家中的一分子。所以母亲总希望了我能与弟弟快些长大,好能担负起家庭的重任,也能做个好托拉机手,至少不会因家中缺少劳力而遭邻居歧视。

  母亲的期望也是我与弟弟的动力,没事了总会放下书包去捣鼓下院中的托拉机,偶尔也会拿了托拉机的摇臂偷偷将它启动,悄悄开了家中大铁门,开到马路上去玩会。

  托拉机是好开,一档到五档,倒档与油门,离合与刹车全部在眼前,清晰了然,当然这种轻松只是在大马路上没有车的情况而且是直行才行。

  玩够了的我们开着托机浩浩荡荡回到家中,开了大门,欲将托拉机开入车库,当然也是在父母面前显摆一下我们,我们自己已有能力驾驭这台原始的机器!

  拉了离合,踩了刹车,挂好档位,给了油门,松了刹车与离合,谁想那托拉机呼啸着冒着黑烟快速向前冲去,事情来得突然,完全没有防备的我吓得手足无措,好在弟弟手急眼快,躲过横冲直撞的车头,一个箭步冲上来回了油门,托拉机才停止了咆哮,熄了火。而那家中新建的红砖瓦房却被托拉机的保险杠顶进去了一块砖,直到现在老家的‘老宅子的墙上仍留着那块印痕。

 重庆市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  现在想来自己那会胆子真是大,惊吓过后又故作镇定,叫了弟弟指挥着启车,倒了往后再次入库。

  托拉机在弟弟的指挥和我的操纵下稳步向后退行,我得意地向弟弟打了个手势,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弟弟则向母亲摇着手,意即我们能行,你的孩子已经长大了!

  开过手扶托拉机的人都知晓,它的方向掌握在两个手动的捏合式手柄上,前进与后退正好方向相反。

  在我欣喜自己成功倒车的同时,托拉机却加速了后退,被松开的转向瞬间像失去了重心的翅膀,迅速甩向我抓手的一边,在一股巨大的张力下我被甩到了车下,托拉机则一屁股跌进了院中的大花池,冒着黑烟像是在嘲笑我与弟弟。

  母亲显然是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也是被她的两个儿子的惊险动作所吓着,惊的好久未缓过神,只是在醒过神后说道:以后不准你们哥俩摸托拉机。

  好在弟弟算得上老小,家中老偏得小,几次三番的纠缠,径使母亲答应不将这一幕危险场景与父亲叙说,只告诉是我们在托拉机上玩耍踩着松开了刹车,自己滑入花池。

  后面的日子似乎谁都忘了这档子事,居然有一天父亲不在家,母亲要我与弟弟开了托拉机去拉些柴草回家。

  拿了摇臂,按下压缩,我甩动着胳膊,在感觉柴油机即将点火爆甘肃癫痫医院有那些发的瞬间松了握着的手,然而却忘了将两只手同时给松开了,启动的柴油机快速旋转着,将摇臂甩成一个危险的圆弧。

  见此情形,我快速冲到对面,欲拉上弟弟快速逃离,要知那摇臂要是落下可是不得了的,六七斤重的铁家伙随柴油机快速旋转,扰足了劲再飞出去就像悟空的金箍棒见谁打谁,打啥碎啥。

  弟弟再掉转身后,又快速跑回托拉机近旁,关了油门,熄了火,而退摇臂也在柴油机最后的旋转中画着圈停了下来。

  似乎像是喜剧中的小丑,一次又一次地我将托拉机开的像恐怖片中的怪兽,而每一次弟弟又像灾难片中的英雄,及时出击,化险为夷。

  而事实弟弟也确实像他在开启托拉机中的表现一样,一路过关斩将直冲国家科研最高学府一一中科院,成为年轻有为的一代科学家。

  那两次事情过后,母亲似乎也意识到了我与弟弟不是开托拉机种地的料,就此下决心让我与弟弟安心学业,而拖拉机仍由父亲驾驶,母亲乘座与指挥。

  母亲打电话的用意大可为此,而那刻我正忙于为妻手术做准备,竟没能与她讲些托拉机与汽车的区别。

  去年春节,弟弟一家远道回家探亲,适逢市区集市,弟媳便要求带了孩子与她的婆婆我的母亲上街。

  我说我给叫车河南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吧!的,三十多万的本田商务七座车,正好我们坐下!

  父亲拉了女儿的手,这是他一惯的动作,让我家大孙女说坐啥车?

  女儿看了看我,还是坐拖拉机吧!轰轰隆隆多热闹!

  宝宝说得对,弟媳说着走向了拖拉机,听华说他就是坐着托拉机长大的,拖拉机有他与大哥的。

  既然这样我开吧!我可是开火车的!我接了弟媳的话。

  那怎么行,你没看到墙上的那块砖洞,二十多年了还在!父亲微笑着。

  哈哈哈……

  父亲让我们几个上了车箱,自己拎了摇臂(把),躬了腰,扭动着身躯,快速转动着摇臂……

  一阵清脆的咚咚咚音伴着升腾的黑烟将父亲淹没在托拉机的启动中,也遮没了父亲那斑白的两鬓。

  托拉机启动了,车上坐着母亲与她的两个儿媳还有两个欢快如小鸟的孙女,弟弟与我抓了栏杆分坐两边。

【驾照梦之拖拉机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http://zw.ueilf.com  守孰为大网    版权所有